这下楚生走掉,他们该不会被霉运缠身了吧?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还是比较警惕的,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左右没有人,这才从悬崖上翻下来,直接朝着东边的房子跑去。
 
    两个盒子,起码医疗物资是有的,这一波就很舒服了。
 
    至于楚生,这家伙海里慢慢泡着吧!
 
    虽然在海里游泳的速度很慢,但是好在这安全区恰好就是卡在海边的位置。
 
    而且在悬崖上的人绝对想不到此时在他们脚底下的海里,有个人悄悄摸摸的游进了安全区。
 
    进了安全区楚生终于松了一口气,但是想要上岸还得继续朝前游,只有在前面的海滩处才能登陆上岸。
 
    其他三个人摸到了屋子里,顿时饿虎扑食一般冲到了两个箱子上,瓜分了里面的医疗物资,将血和能量打满,这一波就很舒服了。
 
    没了楚生,三人顿时感觉头顶的阴云散去,就连气色也好了很多。
 
    兔子看了一眼地图,下一个安全区在海岛的下方,恰好将最下面两个房区野点全部笼罩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房子里肯定已经有人了,不是决赛圈想要冲房的代价太大了。
 
    兔子看到安全区路边的一个反坡,做了个标记道:“待会儿我们去这个反坡,只要守好身背后就可以了。”
 
    至于跑到背坡要过一条马路,这从s城搜出来的祖传烟雾弹,总算有了用武之地。
 
    现在身后的毒圈已经开始缩了,三人当机立断从屋子里跑出来,兔子和小爵的烟雾弹扔的很精髓,直接形成了一道白幕,直接将行进路线全部封死。
 
    等到了背坡点,两人看前面,一人注意背后,分工明确。
 
    陈思琪看了一眼圈,现在他们在安全区的西北角,而楚生在游泳,登陆的地点是安全区的东南角。
 
    “那个你们说下个圈会不会刷我们脸上?”
 
    陈思琪说罢,兔子和小爵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笑出了声,小爵甚至没忍住笑出了猪声。
 
    直播间的观众们起初也没反应过来,但是片刻过后全都跟着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觉得没毛病,大舅哥在右下角,这圈刷左上角没跑了。”
 
 
    “小琪,你在这里藏好不要动,我和小爵一人卡一面。”
 
    兔子进行了最后的安排,至于楚生这家伙,游上来是一片宽阔的沙滩,连个掩体都没有,是个人都能发现他的存在,基本被判死刑了。
 
    他这局最大的贡献就是这个反向天命圈了。
 
    现在这把比赛还剩下15个人,刚才刷圈后在楚生头顶的悬崖上爆发了一波战斗,一下子死了好几个。
 
    楚生一路游到沙滩,躲在贴着悬崖的峭壁下面。
 
    正常来说,这个位置基本是被卡死了,想要进圈就必须得从沙滩跑上去,但是只要一露面,就会被左右两边房区的人左右夹击,基本是活不下来的。
 
    楚生虽然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,但是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他不能先动。
 
    必须等左右两边房区爆发一波交火后,他才有机会进圈。
 
    此刻最右边的房区里,是一个满编队,看到这个圈四个人顿时开始骂娘。
 
    四人商量了一波准备卡着毒圈,一路摸到兔子他们所在的那个反坡去。
 
    而在房区前面的反坡处,还有一个三人小队。
 
    他们的目标也是兔子他们所在的那个反坡。
 
    因为一上反坡后就是公路,两旁没有任何掩体,会直接被对面房区的人给架死。
 
    而且身后房区有人,为了不被包夹他们只能选择先冲过去,想办法干死现在反坡的人。
 
    而就在此刻最后面房区里的人也悄悄摸了出来,因为毒圈已经慢慢开始收缩了,他们必须先毒圈一步冲进去,否则被前面的人卡在毒圈外打,那基本就要凉了。
 
    于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而兔子和小爵这队‘蝉’,也不是吃素的。
 
    小爵卡着头顶反坡上面房子里的一队,兔子卡着从反坡摸进圈里的人。
 
    突然,兔子听到前面的声音,忙提醒道:“小心,反坡有人来了!”
 
    三人小队也没直接冲过去,毕竟对方卡着视角,现在最好的办法也是最粗暴的办法——扔雷。
 
    知道为什么有的玩家会被称作掌控雷电吗?
 
    因为他们从一开局就会捡不少于五个雷,等的就是决赛圈的时刻开启‘爆破鬼才’和‘雷电法王’模式。